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警钟长鸣

【剖析】 汤局长竟成了“贪局长”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31日来源: 三湘风纪网

 
原标题: 汤局长竟成了“贪局长”

     汤建辉在忏悔录中所说:“在张家坪村新农村建设工作期间,没有严格遵守廉洁纪律,超标准、超范围开支,到处请吃协调,没有实实在在地把新农村建设资金用在刀刃上,造成了很大的浪费。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是后悔,处心积虑逃避监督却使自己滑入深渊,身败名裂。我对不起组织的关心,领导的栽培……”
     2010年1月,汤建辉被组织委以重任,选派到张家坪村搞新农村建设。三年来,他独断专横、目无法纪、私欲膨胀、胆大妄为,将50%以上的新农村建设资金或挥霍浪费,或侵占贪污,被村里老百姓冠以“贪局长”的恶名。
     汤建辉,1968年1月出生,1986年11月入伍服役,1990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经过组织的培养和自身的努力,在部队提了干,后转业到原区物价检查所工作,2012年被提拔为北湖区发改局党组成员、价格监督检查局局长。2010年1月至2012年12月任区委驻万华岩镇张家坪村新农村建设工作队队长,兼任会计。
     2017年7月,汤建辉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其涉嫌贪污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遗忘初心渐行渐远

     1986年,风华正茂的汤建辉光荣参军入伍。出生于农村,成长于乡间的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奋斗,在部队入了党、提了干,后转业到原区物价检查所工作。
     2010年1月,汤建辉被选派到张家坪村搞新农村建设。上任之初,他带领工作队和村支两委干部走村串户勤调研、因地制宜定规划、协调各方争资金、齐心协力搞建设,团结全村干部群众深入开展村容村貌整治,实施了村庄绿化、道路硬化、路灯亮化等工程,张家坪村的发生了可喜的变化。
     因为工作原因,他经常到区里相关的科局协调关系、争取资金。饭桌“公关”便成了他搞好关系的最佳手段,吃吃喝喝就是他的主要工作。正如他在忏悔录中所说:“刚开始,为了筹措更多资金搞建设,到处请吃协调,认为吃吃喝喝也是为了工作……” 随着时间推移,在这种扭曲心理的驱使下,汤建辉的工作激情逐渐褪却,腐化堕落行为不断“升级”:大吃大喝、打牌赌博、桑拿按摩、唱歌跳舞……就这样,他把自己在新农村建设的大舞台上挪到了酒桌上、牌桌上……
     他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报销私人油票的情形,既暗自高兴,又忐忑不安。那是在张家坪村开展工作后的第3个月,他以活动经费的名义顺带报销了其个人油票开支1500元。后因出纳的一番附和“为了公家的事,报销点油费理所应当”他便心安理得揣进了口袋。
     这是他任工作队队长后第一次“揩油”。从此之后,他渐渐地“轻车熟路”,从公款送礼中截留礼金礼品,到收受感谢费,再到主动争取资金获取好处……把入党入职时的初心遗忘的一干二净,再也没有昔日的斗志和激情,务实和清廉。
     落马后,汤建辉忏悔说:“从报销一张油票,到参加一次吃请,欲望之闸一旦打开,就难以关上了。”

     独揽大权疯狂敛财

     在张家坪村工作几个月后,他以“三创一改”活动经费的名义虚列了第一笔开支23000元,用于冲抵区工作队招待协调费。在伪造这份会计凭证时,他把当时的镇驻村领导谢某和村主任李某(已另案处理)找来做了好一番“思想工作”,要他们在虚假的财务资料上签名确认,将这些虚假的财务资料做进了区工作队的财务账中。
     尝到甜头的他觉得,要想一切那么“顺利”,就要把新农村建设资金的开支大权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逐渐地,他心里所想的不是怎么去把工作做好,而是想着怎样独揽大权,为下一步的“行动”扫清障碍。怀着这样的动机,他公然破坏村级财务管理制度,私自保管张家坪村委会公章和村干部的私章,将张家坪村其他所有的财务资料都收归其个人保管。同时,私自更改村级银行账户的银行预留印鉴,增加其本人私章。以致村委会和工作队的任何开支都需要经过他同意并用印后才能到村委会银行账户上取现支付。
     期间,镇领导和村干部对他的这些举动提出了质疑,望其按规章制度办事,可他置若罔闻,一意孤行,称自己是区里派来的干部,张家坪村的事由他说了算,俨然将自己凌驾于村级组织之上,强势地建立起自己的“私人领地”“独立王国”,撇开制度规矩另搞一套……
     2011年10月,汤建辉争取到了20万元新农村建设资金,这笔资金除拨付张家坪村的太阳能补助款8000元外,剩下的用于结付区工作队各类招待协调走访费用开支。这其中包括报销其个人开支38393元,贪污占为己有25000元。
     2012年7月,汤建辉争取到了50000元的蔬菜产业发展项目资金。钱一到账,他便安排张家坪村村主任开具一张50000元的现金支票,并冠以“发展农业生产经费”项目的“美名”。第二天,汤建辉拿着这张现金支票到银行全部取现,并从这笔资金中侵吞21438元。
     “成天跟着一些老板进出高档娱乐场所,受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的蛊惑,加之自己经不住物质利益的诱惑,错误地认为‘人生在世,不就是图个吃喝玩乐’,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逐渐发生变化,开始讲吃、讲穿、讲排场、讲享受。”落马后,汤建辉发自内心地忏悔。
     汤建辉作为新农村建设的具体负责人,本应好好珍惜人民给予的权力,对组织负责、为群众解难。可惜,工作却成了他吃喝玩乐的幌子,公权却成了他谋取私利的利器。

     “做账高手”难掩耳目

     汤建辉在部队服役和地方工作期间,曾长期从事会计工作,对账务流程相当熟悉,自诩“做账高手”,认为只要把账做平,就可以蒙混过关。
     在接受组织审查期间,他依然心存侥幸,对抗组织审查,拒不配合,还不断向调查组标榜自己的财务账做的是如何好,并埋怨张家坪村委会没有按照他的意见把账做平。
     为掩人耳目,规避风险,以及实现个人肆意开支的目的,他采取巧立名目、虚列开支的方式,伪造会计凭证,来冲抵违规开支,企图瞒天过海,逃避组织审查。
     “纸终究包不住火”。最终,张家坪村的老百姓将其问题线索反映到了省、市、区相关部门。
     经核查,在任工作队长期间,汤建辉采取虚列新农村建设费、基础设施扶助款、活动经费、外地学习考察费等项目共计345490.36元,其中报账应由个人支付的费用69944元,剩余资金大部分用于其违规公款吃喝,挥霍浪费。(作者:刘  龙、黄飞华、谭必红)